Xavier

美剧迷。
大腐死宅

【源藏】衔尾03

黑爪源氏/家主半藏
主源藏,副R76,寡猎提及。

黑黑黑!肯定很黑!

文笔渣,可能ooc!

上一章:01~02

03

避雷预警:
本章会涉及到某些让人不舒服的情节。
但这确实是我写这篇文章的起因。
我当时在微博还是lof上看到了po主发的一个歪果网友写的不知道算不算考据的文章。
里面写到半藏当初杀了源氏,其实是为了得到源氏的龙。
为了不剧透,我只能说,请各位自行想象,如果我想要得到你身体里的某个东西,我会在杀了你以外做什么吧。
以上。请自行避雷。

以下正文:


源氏不想承认死神是对的,但他确实一次都没有见过半藏。
就算那次他去岛田的高层会议暗杀时,他也尽量选择一个绝对看不到家主的角度,关闭自己的听觉系统与广角视觉,只用最原始的方法一击必杀。
不看不听的话,他就只能想到那个手持利刃,浑身浴血的半藏,那个手刃胞弟的半藏。

源氏一直觉得,他其实没有必要为了半藏结婚这件事而杀上门去。
半藏的人生早就预支给了岛田家,他自己的婚姻只是一个可大可小的筹码。
他可以为了这个家族献出一切,包括自己的弟弟,更别说是一个两个女人了。
源氏只是不明白。
半藏为什么要结婚?他对于这点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他为什么要选在这个岛田家大厦将倾的现在,与一个对家族并没有什么帮助的人结婚?
他突然害怕起来。
他本能的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但那个L开头E结尾的单词就是不肯离开。
他用尽各种方法驱赶它,但结局只是把自己搞得精神衰弱。
当他一个踉跄绊倒在死神身上,并成功从一团黑烟中穿过摔到了地板上时,他隔着死神的面具都能看到死神震惊的表情,他甚至连枪都没有拔出来就离开了。
源氏觉得解决这个问题绝对已经刻不容缓,就算他再怎么不情愿,他还是要接受一个自己的哥哥可能爱上了一个他根本不知道的人。
他的哥哥抛弃了他。
他的哥哥选择走出去,走出那个源氏用自己的鲜血划出的囚笼。
他轻而易举的脱下了身上的荆棘,离开了他兄弟的阴影,走向他的阳光,可却将他黑暗中的兄弟推进更深的黑暗。
他怎么能离开。
如果半藏向前走的话,一定不会再回头,一定又和从前一样,留给他一个冷漠的背影。
他当年用自己的生命,让半藏一辈子只能低着头,注视着自己的亡灵。
现在全部都没有意义了。
源氏有时甚至会想,他这么这么恨半藏,半藏真的感觉不到吗?他的弟弟在夜以继日的恨着他。
源氏觉得自己的旧伤隐隐作痛。他那道并不存在的伤口最近痛的愈来愈频繁,那道从颈部到腹部的巨大的伤口。

岛田家信奉龙神。
半藏与源氏两个人天生就带有龙魂,他们是龙神的眷属。
他们青年时一直以岛田的双龙而为人称道,直到他们父亲去世。
半藏接手了他们父亲的帝国——毋庸置疑。源氏则一如既往对他们家的事业毫无兴趣。
源氏一直觉得家族对于他和半藏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笼子,将他们死死的困在这里。
所以他放纵自己,用尽全力远离家族核心,远离这些令他作呕的东西。
半藏则正好与他相反。
身为兄弟血亲,源氏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半藏也和他一样厌恶着岛田家,他甚至比源氏更加渴望自由。
但他选择了承担。
这是一条十分危险的道路。岛田的水实在太深,一不小心就会让人无法自拔。
半藏跟着他们父亲学习,将自己深深的陷进岛田的污水里,忘记自己的渴望,将自己献给他们的家族。
他的那种扭曲的牺牲精神达到极致的时候,正是半藏刚刚当上家主的那段时间。

岛田的家纹是两条衔尾的龙。
这个家纹来源于衔尾蛇,代表着死亡与新生,分离与统一。
源氏清楚的记得半藏当时的精神状态有多不好。
他的压力太大,有太多人在他耳边喋喋不休。他还没有经营出自己的势力,无法放任手下那群饥肠辘辘的高层打着协助的旗号随意插手核心事务。岛田家的事情一股脑的全压在他的身上,让他喘不过气。
他与半藏越来越少见面,仅有的那么几次也全都变成了战斗般的性|爱。
半藏每次都是满脸倦容的走进他的房间,在一些源氏完全无法预料的时间。
他二话不说的将嘴唇贴过来,犬齿刺的源氏生疼。
在源氏毫不留情的咬回去的那一秒,战斗就开始了。
他们野兽般的接吻,粗暴的扯下对方的衣服,然后拼命在彼此的身体上留下暴力的痕迹。
源氏觉得自己当时一定也不太正常。
家族中有些人急于掌权,不惜借源氏做傀儡,企图在这个家主尚且羽翼未丰的关键时期颠覆半藏对家族的掌控。
他当时烦不胜烦,但那群苍蝇还是不停的在他身边转个不停。
他们一遍一遍的告诉他,你的哥哥容不下你,他会杀了你,他会抛弃你,他会将你像垃圾一样踢开。
源氏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当时那样粗暴过。除去半藏自己骑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每次都会将半藏的脸死死的按进枕头里,然后从背后操|到他高|潮。
事实上他们两个都不怎么喜欢后背位,也不太喜欢前|列|腺高|潮。但当时两个人就是扭曲到那种地步,仿佛他们再也没有未来。
然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但凡他们之间有哪个能够稍微冷静下来想想,他们也不会走到最后的那一步。
那个扭曲的家族将他们带进了疯狂的漩涡,而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那个传说。
双龙衔尾,终为一体。
岛田的双龙不可能一直是双龙。他们要么以命搏命,要么合二为一。
半藏只做到了第一个。
他不是没做到第二个,他只是失败了。

是的,半藏并不只是杀了源氏。
他将源氏剖开了

源氏对当时的情景有些记不清了。当时他的大脑自动防御机制为他屏蔽了大部分的感官。
他当时的伤几乎致命,本身就有点意识不清。
但半藏用自己的剑剖开他的时候,他从未那么清醒过。
他的哥哥当时如此专注的看着他,脸上的神情与他的动作截然相反。
半藏的手在源氏的腹腔中搜索时发出了粘稠的声响,与那个残忍的声音不同,他的脸上满是悲哀的温柔:
“源氏,我们终究是一体的。”
源氏就是在这时意识到了,这将是他永远拥有半藏的最大的,也是最后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这同样是他拯救半藏最后的机会。
这是他与半藏最后的羁绊。
代价就是他和半藏都要一直恨下去,至少半藏要一直恨下去。

可半藏突然不再恨他了。
他毫不在意的斩断了链接两人的羁绊,虽然那个羁绊带给他们的只有痛苦。但就算是痛苦,常年累月后也会变成呼吸的一部分。
至少源氏自己是这样的。
他的恨意,他的痛苦,早已融进了他的灵魂,和半藏、和他自己浑然一体,就算只是触碰都觉得震颤。
可半藏怎么能抛弃他,他怎么能再一次,在他死后,还是一样抛弃他。
所以源氏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足以颠覆他这么多年所作所为的决定。
他决定去见半藏。



下章预告:源氏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见到了半藏。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