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vier

美剧迷。
大腐死宅

【源藏】衔尾01-02

黑爪源氏/家主半藏
主源藏,副R76,寡猎提及。

黑黑黑!肯定很黑!

文笔渣,可能ooc!

以上!请自行避雷。



00
“不行……他……”
“他是……须活着……”
“……需要……岛田……”
“……”
“……”
“……用吧……不……代价……”
“……”
“……”



01
源氏知道自己处于一片黑暗之中。
不是因为他闭着眼睛,只是因为他被深深的埋葬在黑暗里。
他的哥哥,亲手将冰冷的刀刃贯穿了他的胸膛。
他的哥哥,他最爱的哥哥。
他的光芒亲手将他推进了无尽的黑暗,永世不得超生。
他浑身是血的躺在半藏怀里,承受着身体的剧痛,用尽全力张开双眼,想要看清他哥哥脸上的表情。
对不起,半藏说。
我很抱歉,源氏。
大量的失血使他的瞳孔不由自主的开始扩散,他怎么也看不清半藏的脸,但他还是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绝……绝不……原谅……”
他满意的感觉到了半藏的僵硬。

绝不原谅。我会一直一直恨着你,直到我们在地狱里相见,哥哥。
你会一生背负着弑弟的痛苦,永远活在我的阴影中。
你不会快乐,因为没什么能够让你快乐;你也不会痛苦,因为没有什么会比这更痛。
这就是我留给你最后的东西。我的爱刺在你的皮肤上,刻在你的骨骼里。
画地为牢,你永远也逃不掉。

岛田源氏。
源氏警觉起来。他处在一片黑暗中。非常非常的黑,他甚至看不到他自己。
也许他还闭着眼睛?
他试图眨眼睛,但依旧没能成功。
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眼皮。
源氏有些不知所措。
他觉得自己在疯狂尖叫,但他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停下。
源氏猛地转过头去,但是身旁仍是一片黑暗。
谁!
他喝道。
冷静。你必须冷静下来。
你是什么人。这是哪里。
我就不说废话了。你现在是一个意识体,和你的大脑一起呆在我们的培养基里。你的精神波动现在十分混乱,所以你必须冷静下来,否则我们将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改造,智械改造。你的身体已经几乎完全坏死了,我们必须将你大部分器官换成机械。等改造完成,你的大脑将会被移植进你的新身体无法确保你的精神体安全。
……
有意思。你似乎不怎么惊讶。
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没什么能让我更惊讶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但你仍然让我惊叹。你的思想回路与逻辑关系十分活跃,思维力与精神强度都远超常人。一般人在脑移植前还要进行数年的心理建设和精神疏导。
我不惊讶,不代表我接受。
不愧是岛田,有趣。
谁允许你们这么做的?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你只需记得我们救了你的命。
……
你告诉我的那些在外面足够判你十次绞刑,现在却为了一点小事保持神秘?
我们并不神秘。你可以很轻易的明白我们的身份。前提是你要帮我们一个小忙。
我在听?
岛田家。我们需要你帮助我们毁灭岛田家。
……
这也是你的愿望吧?
……黑爪。
……
被我说中了吗?确实,只有黑爪有这种实力把我从岛田家弄出来。
你想说什么?
为什么不干脆把我洗脑?我记得你们有这种技术。
技术不足。大脑和意识的移植需要很强大的意志。而且,你保持原样这样对我们更有利。
你是在开玩笑?保持原样!谁知道我醒过来时会变成怎么样的怪物!
冷静。你的精神波动临近阀值。
……
冷静下来了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智械改造体是类人形态。
我该说谢谢吗?
不,你只是运气好。
……我的头,可以保留吗?
你想要保留吗?
没有头的话,如果我以后杀了他,他就尝不到和我一样的痛苦了。我需要我的脸。
……我们会尝试的。某些拥有强烈执念的人似乎总是能适应的更好。我相信你,岛田源氏。
不过我居然会变成黑爪的走狗,真是讽刺。你们可是我们家最大的竞争对手啊。
我可以理解为你接受黑爪的提议?
我似乎没有说不的权利不是吗?
……
我接受。
合作愉快。岛田源氏。

02
源氏知道半藏要结婚的消息时,他正在帮他在黑爪的前辈清理杂兵。
“太碍眼。”
美艳的狙击手在频道里淡淡的说:
“而且你看起来心情似乎不太好。”
源氏确实心情不好。
准确的说,糟透了。
他就不该来帮艾米莉的。就算艾米莉是狙击手,但她的枪也有突击模式啊!
如果艾米莉没有叫他来帮她冲锋,他就不会冲进那间满是雇佣兵、皮条客和情报贩子小酒馆,更不会听到岛田的家主要结婚了这种消息!!
如果在他什么都不知道前半藏就结婚了的话,那一切都好办了。
他会血洗岛田家——这点他就快要做到了;在他哥哥面前杀死他所有人;最后,也让半藏尝尝死在自己最亲爱的兄弟剑下的滋味。
这是他预想了这么多年的结局。
他寥寥无几的睡眠总是伴随着这样的梦境——虽然他几乎称不上是个人了,但他的脑依旧需要睡眠。
他反反复复的做着那个同样的梦:半藏的胸口插着他的刀,浑身是血的倒在他的怀里。
唯一的不同就是半藏的反应了。大部分时间半藏是在向他道歉,偶尔却认不出他是谁,只有一次,半藏对他说了我爱你。
源氏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是如何回答的:
“我也爱你,哥哥。但我更恨你。”

源氏清楚的知道自己对于半藏的感情——他爱他,同时也恨他。但与他在黑爪的另一个前辈比起来就简单的多。
他把爱恨分的很清,而且深知孰轻孰重。
他的前半生充满了对半藏的爱,家人,同伴,兄弟,爱人。这些爱意满满填在他年轻的胸膛里,伴随着他的心跳,纯洁又轻薄。
而他的后半生又是靠恨着半藏活下去的,机械的身体中除了那些电路零件和缓冲液外,流淌的全是对半藏的恨意。
这两种感情在源氏看来,就像是油和水一样。
它们都在他的身体里,却又互不干涉,各成一体。就算偶尔搅作一团,但最后总能各自分离。

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变得越来越不确定了。
这么多年他一次也没有见过半藏,既不需要,也不敢。
最大的宝箱总是最后才会掉落,游戏里都是这样的。
半藏无疑就是他的宝箱,但他是个潘多拉魔盒。

有一次在黑爪基地的小吧台前,他偶然遇到了他的那个超龄中二病前辈,那个人居然连喝酒都不把面具摘下来。
他尖利的爪套滑稽的抓着一个精致的水晶方杯,用吸管在喝里面看起来就很贵的那种琥珀色的酒,吸管的前端诡异的消失在他面具的阴影里。
源氏平时是不太敢和死神说话的,这个人看起来像是睡前故事里的大BOSS,浑身都是恶意和尖刺。
但那天,那个用爪套摇摇欲坠的抓着酒杯,用吸管喝酒的死神莫名其妙的就让源氏亲近了起来。
“嘿,小子。”
源氏条件反射的立正:
“是!”
死神看到他这个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低低的笑了起来。说真的,很恐怖。
源氏觉得他恐怕已经喝了不少,因为他居然开始跟他聊天了。
“我今天见到他了,那个老混蛋。他老了那么多,那个发际线简直不忍直视。”
源氏现在十分肯定死神醉了,因为他的身体开始缓缓向外溢散黑烟,而且他开始满嘴说胡话。
“我以为自己会一直爱他,或者一直恨他,但我错了。没什么东西能被分割的那么清楚的。”
源氏一头雾水的听着死神嘶哑的声音,虽然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在说谁,但他清晰的捕捉到了其中流动的感情。
“我以为黑爪的人都没有感情来着……而且你还说自己是神经病。”
“是高功能神经病。”死神纠正他。
“但没有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不可能的。就像黑百合,她的任务主要一遇到莉娜她就气急败坏。”
源氏开始有点担心明天死神酒醒了之后想起来他说了什么之后,会不会把他灭口了,他觉得自己好像触及了一些他本来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我还是走吧……”
死神依旧低沉的笑着,他把手中的杯子放回吧台上,转过头用他黑洞洞的眼眶直直的盯着他。源氏觉得自己甚至能看到他眼睛里的红光。
“你只是没有再见他,小子。”
源氏愣了一下就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
黑爪的前辈都多多少少知道点他的事,尤其是这些改造过的人。要知道,定时检修。
“等你下次见到他前,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对他究竟是什么感觉。”
源氏感觉自己被冒犯了,他试图朝对方瞪眼,但他失败了,两个戴着面具的人互相对视真的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我一直很清楚自己的心情。”
没错,他会杀了半藏,用他杀掉自己的方法。他会露出他仅剩的脸,将他的面孔和死亡统统刻进半藏的身体里。
但死神发出了嘲讽的哼声:
“太天真,小子。看着吧,在你见到他之前,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要打爆他的头,还是去操|他的屁股。”
源氏落荒而逃。




下章预告:

半藏不只是杀了源氏。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