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vier

美剧迷。
大腐死宅

SOUL MATE

Superman/Batman 微jaydick kontim

灵魂伴侣AU

TIP:Bruce没有属于自己灵魂伴侣的印记,Clark也没有……

 

蝙蝠侠一如既往的蹲在一只滴水兽上,看着脚下的一条巷子,那里刚刚发生了一起还未来得及发生的犯罪。蒙面的犯罪者还没有来得及向对面的那个姑娘掏出刀来,这两个人的嘴唇就已经如胶似漆的贴在了一起。

在这个最错误的时间,最错误的地点,却遇上了最正确的人——灵魂伴侣。

他轻轻地抽动自己的无名指,目光无法触及的那一小片被凯夫拉与皮革覆盖的指根部分皮肤,没有颜色,没有字母,毫无痕迹。

Bruce的无名指上也并非没有印记。

如果用X光扫描就会发现,这个样似光滑、白皙,养尊处优的手指,其实属于一个经验十足的战士。

烫伤,割伤,挫伤,撕裂伤……

Bruce的手指上有无数的痕迹,无数普通人也行一辈子也得不到的印记,与之相反的却是,他的手指上没有人人都有的那个名字——那个与他命运相连,灵魂相通的那个名字。

“哥谭的漂亮人偶”、“又是春风一度?没有心的哥谭王子”

哥谭的新闻永远离不开brucie的状况,他就像是哥谭的吉祥物。全哥谭都知道他们的首富王子其实是个没有灵魂伴侣可怜虫。

看啊!这就是我们那个没有伴侣的小可怜Wayne!不过也是就是因为他那个样子,才没有灵魂伴侣的吧?

人们就是这样,在诋毁他时嫉妒他,在可怜他时嘲讽他。

然而事实上,Bruce安于这样的状况,他甚至乐于这种情况。

什么人会对一个没有灵魂伴侣所以到处寻欢作乐的人升起哪怕一点的戒心呢?鉴于他的副业,他对此感到心安理得。

作为蝙蝠侠,他更加不应该有一个灵魂伴侣——没有哪个人会想要自己的灵魂伴侣像一个真正的啮齿类动物一样昼伏夜出,已打击犯罪为己任,甚至爱着自己的城市胜于爱自己。

Bruce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使命。他为蝙蝠侠而活,为哥谭而活,不是为了与世界上的不知在哪个角落的哪个人相遇而活。

蝙蝠侠站起身来向对面的大楼射出了钩爪,在他张开斗篷,滑过哥谭的夜空时他想,

我果然不需要什么操蛋的灵魂伴侣。

 

Bruce很早以前看过一个关于灵魂伴侣的理论,大概意思是因为灵魂中的牵引,灵魂伴侣总是会努力向对方靠近,如果足够幸运的话,你就会遇见只属于你的那个人。

他当时对这个理论嗤之以鼻,然而当联盟建立之后,他渐渐开始改变自己的看法。

那么多的人在联盟里,或者是在某个联盟任务中,找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而将这个理论发挥到极致的,则是他的罗宾们。

如果说他对于Tim和Conner的事情还有一些眉目的话,Dick和Jason简直让他毫无防备——他甚至都不想了解他们两个是怎么搞在一起的。

与之同时的则是另一种奇怪的,类似于中年危机的感觉。

 

当然还有一个例外。

Bruce知道自己对于Clark抱有一种特别的心态。准确的说,全联盟都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那种特别的默契。世界最佳搭档的两人之间有一种外人无法插足的气场,谁也说不清楚这是什么,也许这就是两个永远不会有自己的灵魂伴侣的人之间的某种意气相投。

Clark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Bruce仅剩的没有灵魂伴侣的人了,不过鉴于他是氪星人,这对于Bruce的处境毫无帮助。

Bruce问过Clark关于氪星灵魂伴侣的问题,而Clark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却模棱两可。

当时蝙蝠侠与超人在瞭望塔值班,蝙蝠侠一如既往的操作着电脑,超人则在一旁看着监视器——完全没有对话,当然。在与蝙蝠侠一起值班时,没有人会说话,准确的说,没人敢说话。但是联盟主席总是乐意去挑战他们阴沉的顾问。

超人从他的座位上站起来,选了一个容易被注意到的角度,飘向了蝙蝠侠的座位:

“呃……B?”

蝙蝠侠将头偏转了一个角度示意他在听。

“Bruce,我……我得向你道歉”那个外星人露出了一个有些窘迫的神情:

“前天在哥谭,我采访你的时候?”超人友善的停顿了一下,等待蝙蝠侠想起那天的事情。

啊,前天星球日报的那个蠢透了的采访。一个对于新任BOSS的不怎么友善的访谈,提问里充满了尖锐的刺探。更糟糕的是,来采访的是个名叫Kent的乡巴佬小记者。

察觉到他想起这件事的超人继续说:

“我很抱歉问起你的灵魂伴侣。我知道那很冒犯,但我……”

“听着,Kal。”蝙蝠侠打断了他:

“如果前天Bruce·Wayne对你说了他不在乎,那么也同时代表了我不在乎。明白了吗?”

超人有些无奈的笑了:

“但你心跳的频率变了,Bruce。你在乎。”

“好吧,小镇男孩,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开始不耐烦起来:

“我不是你的灵魂伴侣,好吗?我觉得这非常显而易见。”

“嗨!我从来没有那么想过!”Clark看起来像是被冒犯了:

“好吧,我承认我们刚刚遇到的时候我是期待了一下——毕竟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没有印记的人类,但我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不是吗?”

Bruce还没有来得及嘲笑他的小镇男孩思维,一个念头突然入侵了他的脑海,速度快的让他的大脑还来不及做出反应,那句话就已经脱口而出:

“在氪星,灵魂伴侣是什么样的?”

Clark似乎有些被吓到了,但他还是认真的想了一下:

“其实我也不太明白,鉴于我是最后一个氪星人。你知道,氪星人的寿命很长,长到最后甚至有可能会忘记感情的存在。但是灵魂伴侣确实是存在的。灵魂伴侣之间的感情不像是地球人的那种爆发性的快乐,而是一种细腻又温暖的感情,可以让彼此相互扶持,走完一场漫漫的生命。”

超人缓缓的绽出一个微笑。Bruce注意到在Clark微笑时,他的眼睛是那么的蓝,已经没有任何一种物质可以用来与之对比,那种蓝色像是一个概念,只存在于这样的Clark眼睛里。

“其实我更加喜欢氪星的这种灵魂伴侣的感觉。”Clark轻轻地说。

Bruce在心里表示同意。

Clark盯着Bruce看了好久,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Bruce,你想要一个灵魂伴侣。”

不是疑问句的发言导致蝙蝠侠向他怒目而视。

“你想要。”Clark温柔的回答。而Bruce看着他那该死的蓝眼睛根本无法反驳。

“每一次我提到这个话题,每一次,你的心跳频率就会改变。既然你想要,为什么不去找呢?那个只属于你的人?”

又来了,外星救难犬招牌狗狗眼。

“因为我不需要。”他冷冷的回答。

“我不需要什么人只属于我,说些什么为我而生这类的话。因为我无法回应。我有我的城市要守护,我有我的职责。我已经无法再承受更多的负担了。”

哥谭的黑暗骑士话音刚落就直直的站起身,披风甩出了一个冷硬的弧度后朝门口走去,只留下身后的氪星孤子一个人望着他的背影。

 

在那次不欢而散的谈话后又过了好久,久到Damian都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罗宾了,Bruce还是没有找到他的灵魂伴侣。

在那次联盟任务的最后,超人被氪石子弹击中了。还不等蝙蝠侠有条不紊的指挥完整场战斗的收尾工作,整个联盟就已经急作一团。

那个开枪的混蛋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制服了,但是没有人再去看他一眼。他们手忙脚乱的把超人搬回瞭望塔,将病房里的黄太阳辐射灯开到最大。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蝙蝠侠对情况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帮助,只能待在病房外面,看着监控里面忙的天翻地覆。

“蠢货!白痴!!”

他咬牙切齿的嘟囔。站在他身旁的Diana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会没事的,你得放松点。”

他死死的盯着监控画面,全神贯注的观察每一个细节,准备着随时冲进去掌控大局。原本以一个人类的极限是不太可能将这么多的信息全部塞进大脑里的,但蝙蝠侠向来是个善于突破极限的人。

突然世界第一的侦探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超人原本空空如也的无名指的指根处,多出了一圈细小的东西。

Bruce猛地站起身,对一旁关切的看着他的Diana说:

“我需要离开一下。”

他回到自己在瞭望塔的房间,打开了刚才的那段监控,放大降噪,那圈缠绕在超人手指上的东西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的屏幕上。

那是一圈深蓝色的字母,字形奇异,读音扭曲——这是氪星语。而Bruce正好是地球上仅有的几个懂氪星语的人。所以在他看到那排字母的时候,那些小小的异星文字带给他的冲击是多么惊人也可想而知。

那段文字也许被遮住了一小部分,但是托氪星诡异的语法结构的福,Bruce能够清楚的读出这段文字的意义。

它是一个名字,英语写作Bruce·Wayne。

他的名字出现在超人的无名指上,作为他灵魂伴侣的印记。

他是超人,Kal-El ,Clark·Kent的灵魂伴侣。

 

Clark醒来的时候看见眼前Bruce的脸时瑟缩了一下。Bruce摘掉了他的面罩,英俊的面孔带着贵族般的忧郁,还有黑暗骑士的阴沉。

Bruce就这么用他锐利的钢蓝色的眼睛盯着他,看得他头皮发麻。

在他终于受不了准备开一个关于氪石的玩笑时,Bruce开口了:

“我是你的灵魂伴侣。”

一个肯定句。好吧,这下确实有点尴尬。

“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疑问句。这下完了。

Clark犹豫着开口:

“我……呃……好吧,我……知道。”

他偷偷地观察着Bruce的表情。黑暗骑士的眼神哪怕不是氪石,都能把他捅的稀烂。

“因为氪石?”

Clark点了点头:

“氪石的辐射会削弱我的氪星基因,让我更像一个黄太阳下的生物。至于你的印记,我猜是因为黄太阳下的生物无法接收红太阳生物的灵魂信号?不在服务区之类的……?”

“所以你骗了我。”Bruce的脸上带着一种暴风雨前的平静,那种冷酷的表情吓到钢铁之子本能的向后缩了缩:

“你竟敢不告诉我!”

“我不是故意的!”他试图装作为自己争辩的样子,但他面对的是世界第一的侦探。

他在Bruce严酷的眼神中败下阵来,手指不安的翻动着身上盖着的毛毯:

“Bruce,你……你说过的,你……不在乎,不是吗?你并不需要灵魂伴侣这种东西。好像这种东西会束缚你似的。所以,我尽量不去打扰你,我希望你能够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毕竟,哥谭似乎比我更需要你……”

他希望自己关于哥谭的玩笑没有冒犯到Bruce,因为他看起来更加恼火了,但他突然抿紧了嘴唇。然后一阵熟悉又陌生的律动掳获了Clark的注意,那是一段心跳声,声音平稳又坚定,却听起来不太真实。

Clark疑惑的看向Bruce,却得到一声嗤笑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没法控制自己的心跳吧?”

Clark愣了一下,之后满怀希望的看向Bruce,但是得到了Bruce的另一声嗤笑:

“童子军先生。”

然后Bruce俯下身吻了他。

说实在的,Clark觉得哥谭王子的吻技也不怎么样。

 

“所以我还是排在哥谭后面。”

超人悬浮在蝙蝠洞里,看着自己的灵魂伴侣将臂甲固定在自己的手臂上。Bruce皱着眉头看他:

“我以为我们讨论过这个话题了。”

Clark摊开双手:

“是的,没错。我理解。”

Bruce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于是他跳上蝙蝠车,飞快的离开了。

Clark轻轻地落回地面,感受着地面带给他的支撑感。Bruce看起来今晚不会回来了。他小口的叹了口气,准备离开这里时,身后却响起了脚步声。

“嗨,Alfred。”他友善朝身后的Wayne管家打招呼。

“如果不介意的话,Mr Kent,”老人和蔼的微笑着:

“请务必到庄园喝一杯茶。”

噢,谁能在第无数次被自己的灵魂伴侣伤透了心之后,还能拒绝Alfred的热茶和小甜饼呢?

Clark就坐在Wayne庄园的会客室里,一边喝红茶,一边看着这座有百年历史的建筑。这座古老的建筑可以算是哥谭的地标之一,带着最典型的哥谭风格:黑暗,沉重,却又不乏惊喜。

来自堪萨斯乡下,常驻大都会的Clark并不喜欢这个阴沉又黑暗的地方,他喜欢阳光,喜欢晴朗——但这是Bruce的故乡,他发誓用一生守护的地方。哥谭永远排在Bruce清单的第一顺位,超过所有的一切,包括他的灵魂伴侣。Clark理解,他真的理解。他只是有点受伤。即便是在他跟Bruce开始交往时就早已做好了心里准备,但他还是有点受伤。

从一开始他的手指上就没有印记,为此他小时候不知道偷偷哭了多少次,即便Martha和Jonathan安慰过他无数次,但他看着父母手指上只属于他们彼此的名字时,他就哭的更凶了。

在他了解到自己的身世时,他就做好了孤独一生的准备。没有灵魂伴侣对他来说似乎是好事,他有漫长的寿命,没有人能够一直陪伴他。就算有,在他的灵魂伴侣离开后,他依旧会坠入永恒的孤独,甚至更糟。

可他还是想要一个灵魂伴侣。

但奇迹就这么发生了。那次他被氪石贯穿了腹部,他意识模糊,跌跌撞撞的飞回了孤独堡垒,他在将自己泡进修复舱时,看到了自己无名指上突然出现的灵魂伴侣印记。在舱门合上的那一瞬间,他苦涩的想:Rao啊,我确实有一个灵魂伴侣,但那个人却一点也不想要我。

 

“Clark?”

Bruce的声音将他拽回现实。他身上裹着浴袍,头发带着水汽,似乎是刚刚夜巡回来。他英俊的脸庞微微凑近,Clark着迷的看着他的眼睛。

“抱歉,我没有听到你回来。”

Bruce直起腰,不留情面的翻了个白眼:

“当然啦,亲爱的。现在可以带我去房间了吗?”

Clark笑了起来:

“我很乐意。”

他现在躺在Wayne庄园男主人奢华的古董大床上,怀里是哥谭黑暗骑士的身躯,他悄悄地亲了一下Bruce卷曲的黑发,得到了一声介于享受和嘲讽之间的轻哼。

“我很抱歉。”Bruce突然说。他从Clark的怀抱里挣脱出来:

“关于哥谭……之类的事情,如果这让你不高兴了,我道歉。但我决不会因此改变我的生活。这是我的命运,它和你几乎同样重要……”

“所以我不是排在哥谭后面,而是平级的吗?”

“外星人!”Bruce恼怒的咆哮。

他不用看就能想象到那只外星救难犬现在那双闪亮亮的狗狗眼,那种光彩夺目的蓝色。而Clark已经开始摇晃他的肩膀了。

“Bruce?Bruce,听我说,”他一个劲的摇晃着Bruce的肩膀:

“你介意转过来吗?”

说的像你是个无力的普通人似的,但Bruce还是转过身去,看着他灵魂伴侣温暖的蓝眼睛。那双眼睛充满了温柔与包容,美的像是汇集了整个宇宙的星光:

“虽然你这么说我很高兴,但是Bruce,我尊重你——尽管我们有很多方面意见不合,你有很多地方是我无法理解的,但我还是尊重你。我尊重你作为我的灵魂伴侣,也同样尊重你作为蝙蝠侠。我尊重你把哥谭放在首位的决定。因为我有时间,很多很多时间。”

他微笑着,宽阔的手掌滑过Bruce的额角,手指缠进Bruce的黑发里。

“在黄太阳下,我的寿命很长,几乎可以说是无限的,所以我可以一直等着你,等到Dick,Damian或者其他的人来接替你的工作。我会一直都在,Bruce。就在你的背后,你随时都可以停下脚步,然后给我一个吻。”

Bruce觉得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给他的灵魂伴侣一个该死的棒透了的吻。

 

 

FIN

 

 


评论(8)

热度(337)

  1. 七月&流火Xavi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