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vier

美剧迷。
大腐死宅

JUNK FOOD


超崽短篇系列(?
基本每个月漫画出了激动一下写一篇(?



02. 垃圾食品

TIPS:这里的时间大概是男孩们长大了几岁?



“难以置信。”

jonathan摘下自己的平光眼镜,满脸震惊的看着damian。

damian穿着完美的,永远猜不出价格的休闲外套,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另一只手中却拿着一个特百惠的保鲜盒,里面装着一些灰红色的肉块:
“这是啥?”

damian小小的翻了一个白眼,把手里的盒子朝jonathan面前递过去:
“TT。难道你忘了怎么用你的X视线了吗?很明显,这是牛肉。”

damian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
“我以为你才是那个住在农场,我则是穿套装的那个?”

“才不是!”

jonathan看起来几乎崩溃,他推开那个几乎被damian按到他脸上的盒子:
“我是问你!为什么!现在!你怎么能在电影院吃这种东西!他们甚至不能外带食品!!”

damian瞟了一眼身后巨大的广告牌,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许在电影院吃牛肉吗?”

“你根本不在乎法律!”

damian赞同的扬起了眉。

“看电影当然是要吃爆米花和巧克力!全地球人都知道!”

jonathan瞪着damian手上的那个保鲜盒,像是被这个极度平民化的东西吓到了。

“你根本不是地球人。”

“我有美国国籍,而且是在地球出生并长大的。所以从法律上说,我是个土生土长的地球人。”

damian把那个盒子塞进外套里,而他的外套还是一如既往的完美。

他是在外套上装了一条万能腰带吗?和每一次他看着damian从衣服里拿出放进各种东西时一样,jonathan默默的想。

他才不会因为这种小事问damian呢,他被TT的次数多到他可以完美演绎——整个少年泰坦都认为jonathan的模仿完美无缺。


damian看着一旁气鼓鼓的瞪着他的jonathan叹了口气:
“我们能走了吗?电影快开始了”

“不,我们不走。”jonathan毫不留情的盯着damian:
“除非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吃这种玩意。”

damian难得的移开了视线:
“这重要吗?”

jonathan郑重的点点头。

TT,damian表示不屑:
“就算是我拒绝吃那些垃圾食品?”

jonathan脸红了,但他依旧点头。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damian摊开了手:
“我需要增加肌肉训练。”

jonathan本能的用X视线扫描了damian的身体,一如既往的高指标,肌肉的强度和柔韧度都远超常人。

“你,肌肉训练?你在开玩笑吧,D”

damian歪了歪脑袋,似乎想让他接下来说出的话显得随意一点:
“我最近发现自己缺乏重量,这导致我对应付bane这类具有异常重量和力量的类型时缺乏击倒性。这不够……蝙蝠。”

jonathan装出一副遗憾的表情跳到他的身边,无视了他一万个不赞同的眼神,然后搂住了他的肩膀:
“你只是还没长高~”

damian怒目而视:
“我已经比你高了。”

“省省吧,哥们。”jonathan模仿了damian的招牌TT,
“你才没我高。”

“我们走着瞧,乔宝宝。”

jonathan没再回嘴,只是露出了一副担忧的神情,然后更用力的圈紧了damian的脖子:
“拜托,damian。我们在看电影啊,你难得不能给自己放个假吗?”

damian不怎么自在的拍开了jonathan的手,并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我告诉过你,做超级英雄就要改变,要改变习惯,学会忍耐。你不——”

他因为jonathan脸上那种有些难过又不知所措的表情罕见的截断了自己的话。

jonathan那一副像是被欺负了的表情让damian有点后悔刚刚说过的话。他知道jonathan为了学习并且控制自己的超能力有多么努力。

但jonathan只是轻轻的说:
“你最近有点太紧绷了不是吗?”

又来这招。damian挫败的想,他从来都没法应付这样的情况。

这种样子不适合jonathan。他生来就应该大笑着在天空飞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围着一只疲倦的小鸟无助的打转。

“再这么下去你会垮掉的。不是只有你会了解搭档的一切,我也会去努力理解你啊。”

jonathan的蓝眼睛就那么全无杂质的注视着damian,那像天空一样干净的眼睛里只停留着他一个人的倒影,而damian一点也不想让自己的身影消失那双眼睛里。

这太危险了。

于是他只能自暴自弃的拉着jonathan走向小吃柜台:
“让我们去买那些愚蠢的爆米花!”

“还有MM's!”jonathan的笑容一瞬间回到了他的脸上,快到让damian怀疑他刚才那一副要哭的表情都是他装出来的。毕竟,超人家有世界上最好的演员。

当damian从售货员那里拿回他的信用卡时,jonathan激动的看着那些充满反式脂肪和超高卡路里的甜食,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我打赌你一点也不喜欢那些没熟的牛肉和蛋白质饮料!”

jonathan作了个鬼脸,这让他们两个的脸几乎贴在一起,damian觉得自己能感受到jonathan身上辐射出的热度:
“而且只是煮肉吗?最差也要加烧烤酱啊!”

“这又不是赛百味……”

damian已经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翻白眼了,但他这次却没有推开jonathan:
“人类和你们氪星人不一样,吃垃圾食品都能变成肌肉。”

“嘿!”jonathan不满的叫道:

“使用超能力也很费劲的!”

当他们抱着爆米花,手里还有一大包MM's巧克力朝他们的座位走去时,damian不满的咕哝:
“这会让我今天在跑步机上多待4个小时。”

“别抱怨了,”jonathan笨手笨脚的帮他把他的3D眼镜戳到脑袋上,然后费了半天劲才准确的落在damian完美的鼻梁上:
“你只要晚上多做几个后空翻就行啦!”

fin




FLYING

CP:Damian/Jon


超崽段子,想起来就写。
SUPERSONS里的米总简直苏炸



01.飞

今晚的哥谭异常的平静。
蝙蝠侠与罗宾解决了4个小型的抢劫事件,外加2起非计划性谋杀之后,难得提前回到了庄园。
但这不是什么好事,绝对不是。
哥谭从不平静,那些混沌的阴影永远在蠕动着,将犯罪一个接一个的吐出来。
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这里一定有一个巨大的阴谋在黑影中慢慢的酝酿着,等它成型的那天,就是蝙蝠家的受难日。
很显然bruce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他将蝙蝠洞里的主显示器全部用来播放他隐藏在全哥谭的监控视频。而他紧紧的绷着脸,一言不发的盯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小窗口,将这些信息输进自己的大脑皮层里,然后由世界上最好的侦探的大脑来逐一分析。
damian在他自己的控制台前分析最近哥谭的化学品和工业用品的吞吐流动。只要有什么大事就绝对少不了小丑,而有小丑就绝对少不了笑气。他看着屏幕上一条条闪耀的线条,小小的打了个哈欠。
“你该去睡觉了,damian。”bruce依旧紧紧盯着他面前的屏幕,但他无疑发现了damian的小动作。
“我很好,父亲。”damian又用力眨了眨眼睛。
“去睡觉。”不然我就叫Alfred来。
damian听到了他父亲的潜台词,于是他站起身向电梯走去。他才不怕pennyworth,他只是工作效率有些下降,睡眠只是为了提升接下来工作效率的手段而已。

所以当damian被一阵敲打玻璃窗的声音吵醒的时候,他的身上瞬间燃起了熊熊怒火。
他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他的棍子,凶狠的拉开窗前厚重的窗帘,准备给外面砸他窗户的无论是什么东西的头上来一下。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红蓝配色。
damian狠狠的瞪着外面的人,甚至连窗户都懒得开:
“你干嘛?”
窗户外面的Jonathan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阴沉一般,脸上满是兴奋的笑容:
“嘿,damian!看我!!”
damian猛地意识到,自己的房间在大宅的3层,而jonathan现在就像是站在他家的院子里。damian飞快的推开窗子,再三确认了jonathan没有玩什么把戏后问道:
“你会飞了?”
jonathan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他突然拔高,在damian面前绕了个大圈。
>TT<,damian嗤之以鼻:
“炫耀。”
“得了吧,damian。”jonathan大笑:
“你嫉妒了。”
“我没有。”
“你有。”
damian炸毛了:
“我,刺客联盟的最强武器,下任蝙蝠侠,wayen集团的继承人!为什么要嫉妒你这个乡巴佬!”
jonathan换上了一副他惯有的天真无邪的表情:
“呃……因为我会飞?”
damian攥紧了他的棍子。
“而且我比你高。”
damian的棍子毫不留情的戳向了jonathan的眼睛。
但jonathan轻而易举的离开了damian的攻击范围。
“你最好马上过来!我会用氪石的!”
jonathan哈哈的笑着举起了双手飘向damian:
“对不起嘛,我只是小小的得意一下。”
damian似乎接受了他的道歉。他把棍子收起来,满脸不情愿的说:
“好吧,只此一次。”
jonathan贴近了窗户,把胳膊搭在damian的窗台上,歪着头托住自己下巴,朝damian微笑:
“damian,想不想飞?”
“如果你愿意让我把钩爪枪射在你身上的话,我想我没什么意见。”damian同样趴到了窗台上,歪着头看着jonathan。
jonathan皱了皱鼻子,调皮的笑了:
“我倒是没什么,但我妈妈不会愿意看到我最后破烂的衣服的。”
“妈咪的小男孩。”
jonathan眯起眼睛,就像他们之前每一次打架的前兆那样,猛地扑向damian,但这次他毫不愧疚的作弊了。
他用超级速度抓住了damian的手臂的同时把现任罗宾从窗户中拉出了卧室。
damian以一个十分搞笑的姿势被jonathan提在半空中,但他绝不放弃抗争。
“放、开、我!”
“嘿!很危险的!”jonathan试图抓紧挣扎着的damian:
“你现在没有装备,如果掉下去的话,你就会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坠楼身亡的罗宾鸟!”
damian翻着白眼,却不再动弹,只是调整了自己的姿势,好让那股被向上提拉的力在他身上分布的平均一点,而不是集中在他的肩上——他明天还需要夜巡:
“你最好飞高点,免得明天有什么超人接管哥谭这类的传言。”
他又>TT
“sunshine。”
jonathan似乎并不反感这个外号,但这并不妨碍他顶回去:
“省省吧,moonlight。”
毫不意外,damian一点也不喜欢他的这个:
“是dark knight!”
但jonathan似乎没有注意到damian甚至压了韵:
“你才不是!dark knight是蝙蝠侠!”
“迟早会是!”
“现在不是!”

蝙蝠侠在蝙蝠洞里和alfred一起在监视器里看到了这两个半夜不睡觉的孩子溜出庄园的全过程,他沉默了一会,然后放下了手中的通讯器:
“我可以晚一点再打给clark。”
一旁的老管家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相信这是个明智的决定,少爷。”

第二天早上才接到通知赶来的超人和蝙蝠侠一起,在damian的床上找到了分享了一张床的男孩们。

fin




PS: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那个DC新剧POWERLESS,那里面老爷表弟骂蝙蝠侠DORK KNIGHT笑死我了……

记BvS一周年
在抽屉深处找到了一年前的电影票。这是我唯一一个去电影院看了两遍的电影。再加上今晚直播BvS,随手打了一些感想。

对于一些人,它可能是一部不知所云的烂片——我不会为它辩护,因为它确实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这不是一部量产的、已经烂大街的超级英雄电影,它是一部令人惊叹的,充满思考的电影——超能者与人类;权力与力量;正义与邪恶;神性与人心;牺牲与救赎……

如果没有看懂院线版,那么请去看一下导演剪辑版;如果没有看懂剪辑版,请去补一下相关漫画。
如果没有做完这些,请不要妄加批判,因为这有失公允。

赞美DC,表白扎导。
期待晚上的正义联盟预告。

【源藏】衔尾03

黑爪源氏/家主半藏
主源藏,副R76,寡猎提及。

黑黑黑!肯定很黑!

文笔渣,可能ooc!

上一章:01~02

03

避雷预警:
本章会涉及到某些让人不舒服的情节。
但这确实是我写这篇文章的起因。
我当时在微博还是lof上看到了po主发的一个歪果网友写的不知道算不算考据的文章。
里面写到半藏当初杀了源氏,其实是为了得到源氏的龙。
为了不剧透,我只能说,请各位自行想象,如果我想要得到你身体里的某个东西,我会在杀了你以外做什么吧。
以上。请自行避雷。

以下正文:


源氏不想承认死神是对的,但他确实一次都没有见过半藏。
就算那次他去岛田的高层会议暗杀时,他也尽量选择一个绝对看不到家主的角度,关闭自己的听觉系统与广角视觉,只用最原始的方法一击必杀。
不看不听的话,他就只能想到那个手持利刃,浑身浴血的半藏,那个手刃胞弟的半藏。

源氏一直觉得,他其实没有必要为了半藏结婚这件事而杀上门去。
半藏的人生早就预支给了岛田家,他自己的婚姻只是一个可大可小的筹码。
他可以为了这个家族献出一切,包括自己的弟弟,更别说是一个两个女人了。
源氏只是不明白。
半藏为什么要结婚?他对于这点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他为什么要选在这个岛田家大厦将倾的现在,与一个对家族并没有什么帮助的人结婚?
他突然害怕起来。
他本能的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但那个L开头E结尾的单词就是不肯离开。
他用尽各种方法驱赶它,但结局只是把自己搞得精神衰弱。
当他一个踉跄绊倒在死神身上,并成功从一团黑烟中穿过摔到了地板上时,他隔着死神的面具都能看到死神震惊的表情,他甚至连枪都没有拔出来就离开了。
源氏觉得解决这个问题绝对已经刻不容缓,就算他再怎么不情愿,他还是要接受一个自己的哥哥可能爱上了一个他根本不知道的人。
他的哥哥抛弃了他。
他的哥哥选择走出去,走出那个源氏用自己的鲜血划出的囚笼。
他轻而易举的脱下了身上的荆棘,离开了他兄弟的阴影,走向他的阳光,可却将他黑暗中的兄弟推进更深的黑暗。
他怎么能离开。
如果半藏向前走的话,一定不会再回头,一定又和从前一样,留给他一个冷漠的背影。
他当年用自己的生命,让半藏一辈子只能低着头,注视着自己的亡灵。
现在全部都没有意义了。
源氏有时甚至会想,他这么这么恨半藏,半藏真的感觉不到吗?他的弟弟在夜以继日的恨着他。
源氏觉得自己的旧伤隐隐作痛。他那道并不存在的伤口最近痛的愈来愈频繁,那道从颈部到腹部的巨大的伤口。

岛田家信奉龙神。
半藏与源氏两个人天生就带有龙魂,他们是龙神的眷属。
他们青年时一直以岛田的双龙而为人称道,直到他们父亲去世。
半藏接手了他们父亲的帝国——毋庸置疑。源氏则一如既往对他们家的事业毫无兴趣。
源氏一直觉得家族对于他和半藏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笼子,将他们死死的困在这里。
所以他放纵自己,用尽全力远离家族核心,远离这些令他作呕的东西。
半藏则正好与他相反。
身为兄弟血亲,源氏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半藏也和他一样厌恶着岛田家,他甚至比源氏更加渴望自由。
但他选择了承担。
这是一条十分危险的道路。岛田的水实在太深,一不小心就会让人无法自拔。
半藏跟着他们父亲学习,将自己深深的陷进岛田的污水里,忘记自己的渴望,将自己献给他们的家族。
他的那种扭曲的牺牲精神达到极致的时候,正是半藏刚刚当上家主的那段时间。

岛田的家纹是两条衔尾的龙。
这个家纹来源于衔尾蛇,代表着死亡与新生,分离与统一。
源氏清楚的记得半藏当时的精神状态有多不好。
他的压力太大,有太多人在他耳边喋喋不休。他还没有经营出自己的势力,无法放任手下那群饥肠辘辘的高层打着协助的旗号随意插手核心事务。岛田家的事情一股脑的全压在他的身上,让他喘不过气。
他与半藏越来越少见面,仅有的那么几次也全都变成了战斗般的性|爱。
半藏每次都是满脸倦容的走进他的房间,在一些源氏完全无法预料的时间。
他二话不说的将嘴唇贴过来,犬齿刺的源氏生疼。
在源氏毫不留情的咬回去的那一秒,战斗就开始了。
他们野兽般的接吻,粗暴的扯下对方的衣服,然后拼命在彼此的身体上留下暴力的痕迹。
源氏觉得自己当时一定也不太正常。
家族中有些人急于掌权,不惜借源氏做傀儡,企图在这个家主尚且羽翼未丰的关键时期颠覆半藏对家族的掌控。
他当时烦不胜烦,但那群苍蝇还是不停的在他身边转个不停。
他们一遍一遍的告诉他,你的哥哥容不下你,他会杀了你,他会抛弃你,他会将你像垃圾一样踢开。
源氏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当时那样粗暴过。除去半藏自己骑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每次都会将半藏的脸死死的按进枕头里,然后从背后操|到他高|潮。
事实上他们两个都不怎么喜欢后背位,也不太喜欢前|列|腺高|潮。但当时两个人就是扭曲到那种地步,仿佛他们再也没有未来。
然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但凡他们之间有哪个能够稍微冷静下来想想,他们也不会走到最后的那一步。
那个扭曲的家族将他们带进了疯狂的漩涡,而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那个传说。
双龙衔尾,终为一体。
岛田的双龙不可能一直是双龙。他们要么以命搏命,要么合二为一。
半藏只做到了第一个。
他不是没做到第二个,他只是失败了。

是的,半藏并不只是杀了源氏。
他将源氏剖开了

源氏对当时的情景有些记不清了。当时他的大脑自动防御机制为他屏蔽了大部分的感官。
他当时的伤几乎致命,本身就有点意识不清。
但半藏用自己的剑剖开他的时候,他从未那么清醒过。
他的哥哥当时如此专注的看着他,脸上的神情与他的动作截然相反。
半藏的手在源氏的腹腔中搜索时发出了粘稠的声响,与那个残忍的声音不同,他的脸上满是悲哀的温柔:
“源氏,我们终究是一体的。”
源氏就是在这时意识到了,这将是他永远拥有半藏的最大的,也是最后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这同样是他拯救半藏最后的机会。
这是他与半藏最后的羁绊。
代价就是他和半藏都要一直恨下去,至少半藏要一直恨下去。

可半藏突然不再恨他了。
他毫不在意的斩断了链接两人的羁绊,虽然那个羁绊带给他们的只有痛苦。但就算是痛苦,常年累月后也会变成呼吸的一部分。
至少源氏自己是这样的。
他的恨意,他的痛苦,早已融进了他的灵魂,和半藏、和他自己浑然一体,就算只是触碰都觉得震颤。
可半藏怎么能抛弃他,他怎么能再一次,在他死后,还是一样抛弃他。
所以源氏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足以颠覆他这么多年所作所为的决定。
他决定去见半藏。



下章预告:源氏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见到了半藏。





【源藏】衔尾01-02

黑爪源氏/家主半藏
主源藏,副R76,寡猎提及。

黑黑黑!肯定很黑!

文笔渣,可能ooc!

以上!请自行避雷。



00
“不行……他……”
“他是……须活着……”
“……需要……岛田……”
“……”
“……”
“……用吧……不……代价……”
“……”
“……”



01
源氏知道自己处于一片黑暗之中。
不是因为他闭着眼睛,只是因为他被深深的埋葬在黑暗里。
他的哥哥,亲手将冰冷的刀刃贯穿了他的胸膛。
他的哥哥,他最爱的哥哥。
他的光芒亲手将他推进了无尽的黑暗,永世不得超生。
他浑身是血的躺在半藏怀里,承受着身体的剧痛,用尽全力张开双眼,想要看清他哥哥脸上的表情。
对不起,半藏说。
我很抱歉,源氏。
大量的失血使他的瞳孔不由自主的开始扩散,他怎么也看不清半藏的脸,但他还是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绝……绝不……原谅……”
他满意的感觉到了半藏的僵硬。

绝不原谅。我会一直一直恨着你,直到我们在地狱里相见,哥哥。
你会一生背负着弑弟的痛苦,永远活在我的阴影中。
你不会快乐,因为没什么能够让你快乐;你也不会痛苦,因为没有什么会比这更痛。
这就是我留给你最后的东西。我的爱刺在你的皮肤上,刻在你的骨骼里。
画地为牢,你永远也逃不掉。

岛田源氏。
源氏警觉起来。他处在一片黑暗中。非常非常的黑,他甚至看不到他自己。
也许他还闭着眼睛?
他试图眨眼睛,但依旧没能成功。
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眼皮。
源氏有些不知所措。
他觉得自己在疯狂尖叫,但他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停下。
源氏猛地转过头去,但是身旁仍是一片黑暗。
谁!
他喝道。
冷静。你必须冷静下来。
你是什么人。这是哪里。
我就不说废话了。你现在是一个意识体,和你的大脑一起呆在我们的培养基里。你的精神波动现在十分混乱,所以你必须冷静下来,否则我们将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改造,智械改造。你的身体已经几乎完全坏死了,我们必须将你大部分器官换成机械。等改造完成,你的大脑将会被移植进你的新身体无法确保你的精神体安全。
……
有意思。你似乎不怎么惊讶。
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没什么能让我更惊讶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但你仍然让我惊叹。你的思想回路与逻辑关系十分活跃,思维力与精神强度都远超常人。一般人在脑移植前还要进行数年的心理建设和精神疏导。
我不惊讶,不代表我接受。
不愧是岛田,有趣。
谁允许你们这么做的?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你只需记得我们救了你的命。
……
你告诉我的那些在外面足够判你十次绞刑,现在却为了一点小事保持神秘?
我们并不神秘。你可以很轻易的明白我们的身份。前提是你要帮我们一个小忙。
我在听?
岛田家。我们需要你帮助我们毁灭岛田家。
……
这也是你的愿望吧?
……黑爪。
……
被我说中了吗?确实,只有黑爪有这种实力把我从岛田家弄出来。
你想说什么?
为什么不干脆把我洗脑?我记得你们有这种技术。
技术不足。大脑和意识的移植需要很强大的意志。而且,你保持原样这样对我们更有利。
你是在开玩笑?保持原样!谁知道我醒过来时会变成怎么样的怪物!
冷静。你的精神波动临近阀值。
……
冷静下来了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智械改造体是类人形态。
我该说谢谢吗?
不,你只是运气好。
……我的头,可以保留吗?
你想要保留吗?
没有头的话,如果我以后杀了他,他就尝不到和我一样的痛苦了。我需要我的脸。
……我们会尝试的。某些拥有强烈执念的人似乎总是能适应的更好。我相信你,岛田源氏。
不过我居然会变成黑爪的走狗,真是讽刺。你们可是我们家最大的竞争对手啊。
我可以理解为你接受黑爪的提议?
我似乎没有说不的权利不是吗?
……
我接受。
合作愉快。岛田源氏。

02
源氏知道半藏要结婚的消息时,他正在帮他在黑爪的前辈清理杂兵。
“太碍眼。”
美艳的狙击手在频道里淡淡的说:
“而且你看起来心情似乎不太好。”
源氏确实心情不好。
准确的说,糟透了。
他就不该来帮艾米莉的。就算艾米莉是狙击手,但她的枪也有突击模式啊!
如果艾米莉没有叫他来帮她冲锋,他就不会冲进那间满是雇佣兵、皮条客和情报贩子小酒馆,更不会听到岛田的家主要结婚了这种消息!!
如果在他什么都不知道前半藏就结婚了的话,那一切都好办了。
他会血洗岛田家——这点他就快要做到了;在他哥哥面前杀死他所有人;最后,也让半藏尝尝死在自己最亲爱的兄弟剑下的滋味。
这是他预想了这么多年的结局。
他寥寥无几的睡眠总是伴随着这样的梦境——虽然他几乎称不上是个人了,但他的脑依旧需要睡眠。
他反反复复的做着那个同样的梦:半藏的胸口插着他的刀,浑身是血的倒在他的怀里。
唯一的不同就是半藏的反应了。大部分时间半藏是在向他道歉,偶尔却认不出他是谁,只有一次,半藏对他说了我爱你。
源氏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是如何回答的:
“我也爱你,哥哥。但我更恨你。”

源氏清楚的知道自己对于半藏的感情——他爱他,同时也恨他。但与他在黑爪的另一个前辈比起来就简单的多。
他把爱恨分的很清,而且深知孰轻孰重。
他的前半生充满了对半藏的爱,家人,同伴,兄弟,爱人。这些爱意满满填在他年轻的胸膛里,伴随着他的心跳,纯洁又轻薄。
而他的后半生又是靠恨着半藏活下去的,机械的身体中除了那些电路零件和缓冲液外,流淌的全是对半藏的恨意。
这两种感情在源氏看来,就像是油和水一样。
它们都在他的身体里,却又互不干涉,各成一体。就算偶尔搅作一团,但最后总能各自分离。

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变得越来越不确定了。
这么多年他一次也没有见过半藏,既不需要,也不敢。
最大的宝箱总是最后才会掉落,游戏里都是这样的。
半藏无疑就是他的宝箱,但他是个潘多拉魔盒。

有一次在黑爪基地的小吧台前,他偶然遇到了他的那个超龄中二病前辈,那个人居然连喝酒都不把面具摘下来。
他尖利的爪套滑稽的抓着一个精致的水晶方杯,用吸管在喝里面看起来就很贵的那种琥珀色的酒,吸管的前端诡异的消失在他面具的阴影里。
源氏平时是不太敢和死神说话的,这个人看起来像是睡前故事里的大BOSS,浑身都是恶意和尖刺。
但那天,那个用爪套摇摇欲坠的抓着酒杯,用吸管喝酒的死神莫名其妙的就让源氏亲近了起来。
“嘿,小子。”
源氏条件反射的立正:
“是!”
死神看到他这个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低低的笑了起来。说真的,很恐怖。
源氏觉得他恐怕已经喝了不少,因为他居然开始跟他聊天了。
“我今天见到他了,那个老混蛋。他老了那么多,那个发际线简直不忍直视。”
源氏现在十分肯定死神醉了,因为他的身体开始缓缓向外溢散黑烟,而且他开始满嘴说胡话。
“我以为自己会一直爱他,或者一直恨他,但我错了。没什么东西能被分割的那么清楚的。”
源氏一头雾水的听着死神嘶哑的声音,虽然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在说谁,但他清晰的捕捉到了其中流动的感情。
“我以为黑爪的人都没有感情来着……而且你还说自己是神经病。”
“是高功能神经病。”死神纠正他。
“但没有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不可能的。就像黑百合,她的任务主要一遇到莉娜她就气急败坏。”
源氏开始有点担心明天死神酒醒了之后想起来他说了什么之后,会不会把他灭口了,他觉得自己好像触及了一些他本来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我还是走吧……”
死神依旧低沉的笑着,他把手中的杯子放回吧台上,转过头用他黑洞洞的眼眶直直的盯着他。源氏觉得自己甚至能看到他眼睛里的红光。
“你只是没有再见他,小子。”
源氏愣了一下就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
黑爪的前辈都多多少少知道点他的事,尤其是这些改造过的人。要知道,定时检修。
“等你下次见到他前,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对他究竟是什么感觉。”
源氏感觉自己被冒犯了,他试图朝对方瞪眼,但他失败了,两个戴着面具的人互相对视真的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我一直很清楚自己的心情。”
没错,他会杀了半藏,用他杀掉自己的方法。他会露出他仅剩的脸,将他的面孔和死亡统统刻进半藏的身体里。
但死神发出了嘲讽的哼声:
“太天真,小子。看着吧,在你见到他之前,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要打爆他的头,还是去操|他的屁股。”
源氏落荒而逃。




下章预告:

半藏不只是杀了源氏。

渣撸~~
尼酱的小粉红~~【真的没人注意到吗!

11月《超人》刊第十期!!
大米和小乔的初遇!!
坐等啊坐等……^_^

感觉家三之间就是那种很狗的剧情:我爱你你爱我可你杀了我爸爸,所以我们不能在一起!

WHEN THEY WATCHING THE BvS……

老梗了。

CP: Superbat

      JonDamian友情向

TIPS: 两位父亲带着自己的儿子们去看电影。

         REBIRTH什么的……我就是想带小乔玩!!



电影院里人满为患。
门口贴着巨幅海报,黑色和红蓝色混合着奶油的甜味充斥在电影院里。
“Damian,你要爆米花吗?”
Jonathan踮着脚趴在卖爆米花的柜台前,艰难的从人群中朝Damian挥手。
Damian摇了摇头。
不一会Jonathan和Clark就回来了,Jonathan怀里抱着一个巨大的爆米花盒子,Damian几乎看不见他的脸。Clark的手里则拿着两支冰淇淋。
Jonathan抱着那个盒子冲到他的面前:
“我买了最大桶的爆米花!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吃啦!”
Damian毫不留情的表达了他的鄙夷:
“tt,我都说了不要了。”
Jonathan只是笑着去撞他的肩膀。
Clark把冰淇淋分别递给Damian和Jonathan,抬起头的同时朝前面挥手:
“Bruce!”
哥谭王子Bruce Wayne鼻子上挂着墨镜,手指间夹着4张电影票:
“让我把这家电影院买下来都比排队买票更容易。”
“我不懂为什么我们要挤在这个鬼地方,父亲。我想回家。”Damian舔了舔他的那只冰淇淋:
“我个人更喜欢上个世纪的电影。”
“求你了,Damian!这可是蝙蝠侠大战超人!这可比你的那些老电影酷多了!”Jonathan的手被爆米花和冰淇淋占满了,只得发动必杀狗狗眼:
“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Damian向Jonathan发动了攻击“怒视”
Jonathan“miss”
Jonathan向Damian发动技能“狗狗眼”
Damian正面遭受攻击,HP读条归零。
Damian完败。

“……仅此一次。”
Jonathan脸上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回头看向他的父亲:
“爸爸,你能不能帮我拿一下我的爆米花?”
Clark伸手拿走了Jonathan的爆米花时,Damian本能的感觉到了危机,在他抬脚逃跑之前,Jonathan就已经飞扑过来抱住了他:
“谢谢,Dami。”
恶……Damian愤恨的想,家里有一个抱抱狂魔难道还不够吗!
更可气的是他的父亲对此无动于衷,甚至开始拿他的爆米花!那是他和Jon的爆米花!!

“Bruce,我不确定我们要看这个。”Clark有些担忧的看向Bruce。
“为什么不?”
“呃……大概是因为银幕里放着的是两个不是我们的我们?”他看上去更担忧了:
“还有,你懂得,Lois。还有……”
Bruce几乎被他的纠结逗笑了:
“放松,亲爱的。”他戏剧性的用夸张的动作捧住了Clark的脸,凑上前去隔着那桶巨大的爆米花给了Clark一个带着甜味的吻,
“我会努力不嫉妒的。”
Clark虽然看上去还是很担忧但仍回以大笑:
“好吧,让我们看看我们自己的故事。”

Bruce没有想到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去看他父母的死亡也让他如此痛苦。一样的无力,愤怒与恐惧。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多年前的夜晚,哥谭冰冷的空气刺进他的皮肤里,又痛又冷,而且无从抵抗。
突然一阵温暖覆盖了他的手背,轻轻的摩擦着那些紧绷的皮肤,Bruce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已经攥的紧紧的,手心里满是冷汗。
Clark的手轻轻地盖在他的手上,和缓的使他放松。Bruce转过头去看Clark,电影院里漆黑一片,他只能看见Clark反射着银幕亮光的闪亮的眼睛。他没有在看Bruce,但Bruce知道他时时刻刻在关注着他,所以他只是缓缓地放松自己的手,然后把手掌翻过来,掌心与Clark干燥温暖的掌心相贴,将自己的手指滑进Clark的指缝里。
他感受着这些温暖,看着银幕中的那个Bruce Wayne,他的痛苦,他的警惕,他的坚决。但当他看到了那件被陈列的玻璃柜中,上面被喷上黄色喷漆的的罗宾制服时,他还是忍不住收紧了自己的手指。
前面几排有人在轻轻地哭,Bruce毫无愧疚的翻了白眼。
这时候Jonathan轻轻地问:
“那是谁的制服?”
Damian难得的回答了他:
“Todd的。”
然后大家就安静的直到电影结束。


“我不敢相信你居然会问那么愚蠢的问题,父亲。”Damian翻着白眼说:
“DO YOU BLEED!!”
“爸爸你不能那么对蝙蝠侠!他那么只是个人类啊。”Jonathan难得皱起了眉头,小脸绷得紧紧的。
“孩子们,能让我辩解一句吗?”Clark举起双手:
“这只是电影。我跟Bruce之间没有发生过这些!”
“可在电影里你们就是这么做了!”Damian和Jonathan齐声说。
Clark哑口无言。他看向Bruce,试图寻求世界第一侦探的帮助,然而Bruce只是对他耸了耸肩:
“我无话可说。”
Clark就算不用X射线都能看出Bruce紧绷的身体。愧疚铺天盖地的朝他涌来,他到底是有什么毛病才会邀请Bruce来看这个电影!这无疑是在硬生生的揭开Bruce的伤疤。
Clark走到他的身边:
“我很抱歉让你再经历一次这个,我……”
“你没有错,不用道歉。”Bruce打断了他的话,意外的是,他的声音虽然依旧带着微不可查的破碎,但同样也蕴含着坚定,
“我也是时候要面对这些了。”
他难得温和的直视着Clark的双眼,Clark能清楚的看到他钢蓝色的眼睛里翻滚的感情:
“既然我需要更进一步,那我就不能停滞不前。”
Clark皱着眉头,但还是压抑不住的露出微笑:
“哦,Bruce……你不需要……”
“但那也太扯了!”Damian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而且Clark发誓Bruce松了口气。
“我是说,被蝙蝠托着飞起来?”
Jonathan不满的噘嘴:
“但这很酷,不是吗?而且你们既然能召唤蝙蝠替你们作掩护的话……”
Damian看起来就要拔出刀来把Jonathan砍成碎片了:
“那是音波!!又不是什么魔法!!”
这时候家长就不得不介入了。Bruce按住Damian的肩膀:
“Damian。这只是一部电影。”
Damian吸了口气:
“我很抱歉,父亲。”他转过头看向Jonathan:
“只是前面那个一直哭的人吵得我心烦。”
“恩,没什么,Dami。而且那个人真的没有那么烦,只有一点。”
Damian眯着眼睛:
“……好吧。只是我总觉得那个声音很像Grayson……算了,忘了它吧。”
“所以,接下来怎么办?”Damian问道。
“披萨!!”Jonathan叫起来。
Clark和Bruce对视一眼:
“老地方?” 
“嗯哼。”


Jonathan和Damian跟在彼此的父亲身后,忽然Jonathan凑到Damian身边,悄悄的说:
“Dami,你知道,要是他们两个结婚了的话,我们就真的变成兄弟了。”
“要知道,Jonny。”
Damian笑的一脸狰狞:
“我现在最不想要的,就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了!!”


FIN


PS:那个哭的大米心烦的人,其实就是大少。

下面链接。jaydick瞩目。

当Dick和Jason去看BvS

我的小公主!我的睫毛怪!!
而且战B4里面康哥真心好男人!!